博客网 >

癞葡萄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2006-8-19

 

癞葡萄

昨天的晚报,有阿朱的《癞葡萄》一文,读后,一种久远的记忆瞬间被牵扯到眼前。

文中说:“其实与葡萄没什么关系,倒是像极了苦瓜。后来在林清玄先生的散文《白玉盅》,才知道原来苦瓜的俗名就是癞葡萄。”苦瓜,我是熟知的。它的现形,在这城市的菜市场,随处可见;烹饪的菜肴,在别人家的餐桌上我见过,也尝过。可这全身麻癞的家伙,因为苦得出奇,我始终未能将其请入家中。而癞葡萄,这三个字,在我读了几遍之后,以一种食物的形态朦胧地现于脑际,还是不敢确认。这时,文章顶头的彩色照片一下子让我的记忆清淅起来。

癞葡萄,难听的名字,美丽的物体。25年前,年幼的我,在那个乡村的院落里,秋天,竹架下,坠着一个个金黄色的癞葡萄,桃型,如拳头一般大小,掰开,里面是桔红的果肉,食之香甜。它的未成熟期叫作苦瓜的,可以做菜,这点,我,还有我的父亲都不知道。就是在它成熟之后,当为水果食用,在那个清苦的年代,在那个闭塞的乡野,知道的人也不多。而我的欣喜是因为它的美丽。我记得,当父亲让我品尝的时候,我总是长久地把玩手中。虽然表皮麻麻癞癞,可细摸之,于细微处却是光滑细腻,温柔凉润。继而悬于床头帐前,那黄色,在昏暗、破旧的房间里即刻光鲜、亮眼。这癞葡萄,曾经点燃起一个少女心中美的火焰。在以后慢长的岁月中,黄色一直是我喜欢的颜色。

今天,阿朱的《癞葡萄》,让我豁然开朗,原来那熟知的苦瓜就是癞葡萄,只是处在不同的生长期所以形态差异很大。美丽的癞葡萄看不见,而难看的苦瓜却天天招遥过市。存在就是合理的,看来苦瓜的苦营养远大于癞葡萄的美和甜。

阿朱在文中的结尾写道:“人生在世,品尝一下苦瓜的苦,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。而青涩苦味的苦瓜,只有在它彻底地苦透了,才会慢慢地变得甜美起来,直到有一天,它就成了癞葡萄成了锦荔枝,有了艳丽的酡红,有了醉人的鲜甜与甘美。”

明天,上菜市,买苦瓜!

<< 大圩葡萄园之行 / 斛兵塘 荷花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yun6504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